娛樂新聞_新浪網,打造新聞資訊第一網!

娛樂新聞_新浪網

熱門關鍵詞: test  as  xxx  5554

和俞灝明談“死亡”問周杰“易遭批評”易立競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0-14
摘要:作為記者的我要提問、求證對方說出的每一句話甚至每一個用詞,以便追問;觀察對方的每一個表情、動作,以便追問。 《南方人物周刊》原高級主筆易立競用一檔深度人物專訪節目,

  “作為記者的我要提問、求證對方說出的每一句話甚至每一個用詞,以便追問;觀察對方的每一個表情、動作,以便追問。”

  《南方人物周刊》原高級主筆易立競用一檔深度人物專訪節目,給了這個問題否定的答案。“其實哪個圈子無所謂,每一位受訪者都是似異實同的生命個體,他們代表這個時代。”

  2004年《南方人物周刊》創刊,易立競自北京南下成為它的第一批員工;2013年,她創辦訪談節目《易見》;2016年,在入職《南方人物周刊》整整12年的4月份,她離職了,成立公司專注于訪談節目《立場》的制作。她說自己只是換了一種方式繼續去“無限接近”。

  2月20日,《立場》上線愛奇藝。最新播出的《立場》第四期,易立競企圖追問負面對周杰產生的影響,卻遭到了他的“絕地反擊”。有網友評論稱:“心驚肉跳地看完了一整期。”

  節目播出后,在濃濃的火藥味中,《還珠格格》《少年包青天》后淡出熒屏的周杰憑借耿直的性格圈粉無數,而涌向易立競的卻是鋪天蓋地的質疑——“不安好心”“挖坑讓人跳”……網絡上對她的評價呈現明顯的兩極分化,極其喜愛或特別討厭。

  3月18日,易立競帶著她近20年記者生涯的感悟和《立場》背后的故事來到中國傳媒大學,帶來了一堂關于訪談和新聞的公開課。節目中,她雖然總以一副冷峻的表情猝不及防、直擊要害地犀利發問,但在這堂公開課上,她在堅定地闡明自己的立場和原則的同時,也難得的展現出感性、柔軟的一面。

  《立場》把俞灝明、王珮瑜、周筆暢、周杰、韓紅、李開復等對話嘉賓帶到精心挑選和度身打造的場景中,因為易立競相信“場景是可以和人產生化學反應的”,由此與采訪對象建立一個對話的“場”。

  當易立競的合伙人、《南方人物周刊》原高級編輯楊瀟提出邀請俞灝明到上海的一家死亡體驗館作采訪時,易立競本能地拒絕了。“我特別不想讓被訪者覺得我們在消費他,這很容易引起這種誤會。”她說。

  雖然距離俞灝明被意外燒傷已經過去6年,而且事實上經過2年多的治療和恢復后,他也已經在湖南衛視“跨年狂歡夜”上復出,但是他皮膚上的燒傷痕跡還很明顯。

  出于對被采訪者的尊重和保護,易立競在楊瀟幾番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鼓動下,并在確保有兩個方案讓俞灝明進行選擇后,才決定撥打他的電話確定采訪場地。她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小心翼翼地提出死亡體驗館,沒想到俞灝明沒等她說完就一口答應下來,說“去啊,沒事,我覺得特別有意思”。

  “你忌諱談論死亡嗎?”——易立競單刀直入,對一個從生死邊緣走過的人而言,這個問題似乎有些直接得殘忍。“我覺得不忌諱,我們不是害怕死,是害怕死得很痛苦。”俞灝明略微思考后給出答案,顯然這段經歷讓他變得更加成熟、更了解生命。

  甚至在被問到“如果時間可以倒流,你希望回到你人生中的哪一個時間點”時,他的回答是“康復的那個時間段”,原因是不希望自己“好了傷疤忘了疼”。

  易立競說:“從專業角度來說,采訪是戰場,也是舞場。過程中有博弈,也需要共舞。但在此次采訪(對話周杰)中,我們幾乎一直處于博弈狀態,而且我差點兒敗下陣來。”

  有網友評論說:“易女士隨身帶的是常規武器,不料到了場上才發現周先生準備的是核武,不承諾不首先使用的那種。能做完這期就很不容易了,也是很好看的一期。”

  在這場硝煙四起的采訪中,向來對外低調的周杰一股腦兒地把對、對社會、對行業多年的思考,以及對生活、對生命的沉淀傾吐出來,雖然是戒備狀態下的、劍拔弩張的、帶刺的,但卻讓觀眾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周杰。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礋狒[的觀眾說“這是來吵架嗎?”,看門道的觀眾會不禁贊嘆“易立競太會追問了,太有立場了”。

  易立競認為,沒有追問的采訪,猶如一個沒有被深挖的金礦。在追問中,她選擇壓迫式的發問,從而激發被訪者爭辯的。“我沒有攻擊你,而是壓迫你,讓你好好想一想問題的答案是什么。”

  而且,“3個小時前問的問題,如果(采訪對象)還沒給到我滿意的答案,想給我繞過去是絕對不可能的,我3個小時之后還會回來問他(她)。 ”

  她講到多年前《病人崔永元》背后的故事:采訪進行了7個多小時,結束已經凌晨2點,她統計了一下,問出了將近400個問題。

  “新聞是過往云煙,人性才是永恒的。”在這堂公開課上,易立競談及最多的是人性,這也是為什么她的專訪動輒就要持續好幾個小時的原因——建立對話場、不停追問,最終是為了探尋和探討人性。

  “有人問我說,你怎么能保證這些人給你的就是真答案?我只比觀眾有一個優先見面權,然后有一個跟他直接對話的狀態,我不能保證他們給出的是真答案,但我會不停地追問,在三四個小時之內,哪怕是在撒謊,能邏輯自洽的話我也接受,因為每個人都有給自己畫一幅自畫像的權利。”

  她曾在微博中寫道:“在鏡頭前采訪和平時聊天可不是一回事,被采訪者要深度思考,作為記者的我要提問、求證對方說出的每一句話甚至每一個用詞,以便追問;觀察對方的每一個表情、動作,以便追問。”而這一切,都是為了更好地重新打量每一個生命,特別是這些被臉譜化的公眾人物。

  她還透露,《立場》中周筆暢的一期,不算紀實部分的拍攝和對話,僅專訪就一口氣進行了7個小時。最后倆人拼的已經不只是腦力,還有體力。“我如果體力再好點兒、能堅持再多一會兒效果可能會更好……但我已經盡力了。”在這場漫長的對話中,自稱不善于表達的周筆暢不說則已,一鳴驚人。

  《立場》的10期節目,最早的一期早已于2017年結束錄制。已播出節目中,俞灝明一期甚至錄制于2016年,距離現在兩年多的時間,但是從節目中絲毫找不到時間逝去的痕跡。

  因為易立競一直實踐并且成功地做到了《南方人物周刊》主編徐列提出的“人物報道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就是使一篇文章成為一個人物在一段時期內的孤本”。在她看來,這“一段時期”,最少也是3~5年。

責任編輯:admin

娛樂新聞_新浪網獨家出品

新聞由機器選取每5分鐘自動更新

手機: 郵箱:
聯系電話: 地址:

浙江杭州| 伊犁| 山西太原| 南充| 莆田| 海安| 澄迈| 日土| 扬州| 龙口| 台北| 绍兴| 琼中| 乐清| 六盘水| 日土| 莆田| 台北| 台山| 玉环| 阳春| 聊城| 丽江| 新余| 牡丹江| 潮州| 诸城| 鹤壁| 绥化| 迁安市| 吉安| 迁安市| 涿州| 河南郑州| 永康| 营口| 桐城| 泸州| 丹阳| 七台河| 博罗| 中卫| 明港| 湖北武汉| 河池| 郴州| 大庆| 茂名| 葫芦岛| 淮安| 湖州| 宜春| 厦门| 灌南| 保定| 莒县| 秦皇岛| 衢州| 日喀则| 泰安| 公主岭| 图木舒克| 库尔勒| 六盘水| 三亚| 衢州| 招远| 上饶| 仁怀| 溧阳| 葫芦岛| 南通| 三门峡| 屯昌| 内蒙古呼和浩特| 金华| 迪庆| 昌都| 南通| 余姚| 眉山| 仙桃| 简阳| 任丘| 洛阳| 石嘴山| 安徽合肥| 铜陵| 珠海| 张北| 江苏苏州| 桂林| 中山| 广安| 莱芜| 新乡| 丹东| 江门| 莆田| 海南| 日照| 乌兰察布| 吉林长春| 公主岭| 博尔塔拉| 唐山| 启东| 大庆| 辽阳| 果洛| 巢湖| 怀化| 丹东| 庄河| 台北| 金华| 北海| 公主岭| 雄安新区| 襄阳| 兴化| 甘南| 丹阳| 黑河| 柳州| 巴彦淖尔市| 黑河| 惠州| 盘锦| 定州| 贺州| 泗洪| 长葛| 梧州| 招远| 黄石| 扬州| 荆门| 黔南| 六盘水| 长治| 大丰| 吕梁| 平凉| 霍邱| 姜堰| 昌吉| 万宁| 威海| 云南昆明| 包头| 黑河| 广元| 阿拉尔| 阿拉尔| 黑河| 文昌| 白山| 芜湖| 晋城| 烟台| 嘉善| 瓦房店| 巴音郭楞| 灌云| 丹阳| 长治| 禹州| 海西| 锡林郭勒| 开封| 柳州| 宁国| 灌南| 铜仁| 邳州| 洛阳| 吴忠| 荣成| 南充| 单县| 诸城| 吉林| 德阳| 绥化| 怀化| 汉川| 遂宁| 遵义| 鸡西| 吉林长春| 湘潭| 甘南| 乌海| 博罗| 扬州| 海丰| 鹰潭| 儋州| 诸暨| 齐齐哈尔| 林芝| 燕郊| 阳江| 武安| 盘锦| 武威| 邳州| 眉山| 鹤壁| 石狮| 高雄| 防城港| 台湾台湾| 肥城| 七台河| 济南| 周口| 河源| 潮州| 安阳| 醴陵| 宝应县| 临猗| 三明| 永州| 白沙| 甘肃兰州| 佳木斯| 兴安盟| 南通| 雅安| 大连| 淮北| 许昌| 新沂| 遵义| 金昌| 大兴安岭| 廊坊| 滁州| 南阳| 新乡| 迪庆| 漳州| 锡林郭勒| 资阳| 阳江| 汝州| 宣城| 雄安新区| 阿克苏| 汕尾| 绵阳| 瑞安| 邢台| 黔南| 巴音郭楞| 抚州| 醴陵| 海东| 漯河| 乌兰察布| 抚顺| 金华| 厦门| 湛江| 日土| 泰安| 肇庆| 温岭| 昭通| 泰州| 单县| 达州| 清徐| 台北| 南阳| 定州| 桐乡| 白城| 温岭| 衡水| 岳阳| 仁寿| 林芝| 晋江| 延安| 淮北| 渭南| 玉环| 潮州| 衢州| 长垣| 宿州| 宿迁| 巴彦淖尔市| 凉山| 包头| 滨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