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新聞_新浪網,打造新聞資訊第一網!

娛樂新聞_新浪網

熱門關鍵詞: test  as  xxx  5554

2018年期間經濟熱點透視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氣: 發布時間:2019-12-05
摘要:導讀:2018年的,備受海內外關注,其中經濟領域的熱點問題尤為突出。宏觀經濟目標、金融監管、經貿問題、財稅改革等等,均引起熱議。在此我們將相關的分析、解讀加以整理,供大

  導讀:2018年的,備受海內外關注,其中經濟領域的熱點問題尤為突出。宏觀經濟目標、金融監管、經貿問題、財稅改革等等,均引起熱議。在此我們將相關的分析、解讀加以整理,供大家參考。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李克強總理宣布2018年經濟增長的目標定在6.5%左右,這一目標低于2017年取得的6.9%的年增速。盡管中國去年經濟增速遠超預期目標,但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依然將今年GDP增長目標設定在6.5%左右,并首次將城鎮調查失業率作為預期目標,突顯中國對民生收入和就業的重視正與經濟增長速度保持同步。財政部宣布的財政赤字率目標為2.6%左右,也低于去年的數字。

  日經新聞認為,中國強調從數量擴張轉向質量提升,將2018年增長目標維持在6.5%左右,這是為了切實達到2020年實現國內生產總值比2010年翻一番這個目標,此外還有到本世紀中期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這個目標。

  英國《金融時報》認為,由于擔心投資浪費和環境退化,中國已轉而強調質量而不是數量。報道說,去年,房地產和基礎設施、以及貿易順差的強大貢獻,推動中國經濟取得了出人意料的強勁表現。今年,經濟學家普遍預計中國經濟增長將出現放緩。由于對債務和金融風險的整頓導致購房者、開發商和地方政府面臨更為嚴格的借貸條件,預計今年上述三個因素的作用都將減小。

  接受路透采訪的一位學者認為,今年確定的6.5%左右的經濟增長目標應該是一個能滿足經濟增長,就業和民生等多方面需求的合理目標。招商銀行600036股吧)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認為,今年經濟增長目標設定在6.5%,是一個比較寬松的目標,按照當前的經濟增長勢頭,比較容易完成,這是高質量發展的具體體現;也表明即使經濟增長出現一定下滑,只要不低于該目標,政府就不會推出強刺激措施,2018年不太可能見到貨幣政策轉向寬松。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沈建光認為,雖然2018年經濟增長目標維持去年6.5%左右的表述,但取消了去年在實際工作中爭取更好結果的提法,考慮到2020年之前增速達到6.3%便能達到翻兩番的目標,意味著決策層對于增長的容忍度在下降。與此同時,政策重點強調由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堅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同樣說明去杠桿的力度不會減輕,而會持續。

  在此背景下,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表述,但與去年初相比,政策會延續十九大以來的偏緊策略。M2目標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并未提及,但在國家發改委的報告中提到,M2預計與去年實際增速基本持平,佐證了貨幣政策偏緊的判斷,意味著今年金融強監管、對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金融控股公司的風險規范會更加深入;同時,在大部制改革背景下,一行三會機構改革仍會繼續,銀監會、證監會與保監會部分功能或實現整合,同時加強與央行的合作,央行在宏觀審慎方面的地位進一步提升,是接下來金融監管體制改革重要方向。

  盡管財政政策表態積極,但財政赤字卻在減少,體現了防風險的要求。政府工作報告提到,未來要進一步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處理好存量債務、健全規范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機制??紤]到近一段時間,對財政部連續通過發文對PPP、產業基金、政府購買服務多種渠道進行規范管理,并承諾“中央對地方債務不兜底,政府對非政府債務不兜底”,以及加強債務追責的表述,2018年財政空間也小于預期,或影響此前債務支持的高速增長的基建與房地產投資。

  2018年的財政赤字目標為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6%左右,比2017年的3%要低。財政部表示,主要是中國經濟穩中向好、財政增收有基礎,同時為宏觀調控留下更多政策空間。

  《金融時報》認為,由于出臺了遏制地方政府變相借貸的新規,包括地方政府相關融資平臺的投資在內的所謂“準財政”支出,預計其增速將會放緩。路透采訪的業內人士則指出,此舉表明去杠桿、防風險成為今年調控政策的優先考量因素。

  路透采訪的業內人士還認為,盡管對于財政政策取向的官方表述仍為”積極”,但降低赤字率表明,財政政策開始從此前幾年的擴張態度逐步向中性回歸;目前經濟基本面穩定運行,只要未來經濟增速不出現明顯下滑,穩增長壓力有限,政策面難現放松空間,仍會堅持維穩基調。

  德國商業銀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周浩認為,“感覺還是繼續去杠桿,而且我覺得這個財政赤字率的下降幅度還是比較大的,M2(廣義貨幣供應量)的增速也控制得相對比較緊一點。”。

  廣發證券000776股吧)認為,目標赤字率下調是一個信號,顯示政策希望趁目前經濟平穩時段收縮下政府杠桿;但地方專項債擴大5,500億元人民幣同樣值得關注,廣義赤字率的下行幅度可能比赤字率平緩。

  招商銀行劉東亮談到,狹義口徑的赤字率降幅較大,表明政府控制債務增長的決心很大,這也是降低中國整體杠桿率措施的組成部分。但最終政府杠桿的變化還要看包括專項金融債等廣義口徑的財政赤字率,預計整體上也會呈現下降趨勢,這將對2018年的基建投資帶來一定壓力。

  國家發改委在提交全國審議的報告中則預計,2018年社會融資規模存量和廣義貨幣(M2)預期增速均與去年實際增速基本持平。

  財政部報告并稱,中國2018年國債余額限額為156,908.35億元,去年為141,408.35億元;此外,2018年地方政府一般債務余額限額123,789.22億元,上年為115,489.22億元;今年地方政府專項債務余額限額86,185.08億元。

  財政部指出,2018年要合理安排收支預算和適當降低赤字率,為今后宏觀調控拓展政策空間;結合完善稅制,適時出臺新的減稅降費措施,大力降低實體經濟成本。

  財政部并表示,今年將按照三擋并兩檔的方向,調整增值稅稅率水平,重點降低制造業、交通運輸等行業稅率;再次擴大享受減半征收所得稅優惠政策的小微企業范圍;實施企業境外稅的綜合抵免政策等;實施上述措施,預計全年再減稅8,000多億元。

  加上進一步清理規范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業性收費等各種收費,將減輕稅費負擔1萬億元以上。同時,統籌收入、赤字、專項債務和調用預算穩定調節基金,適度擴大財政支出規模。

  恒豐銀行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蔡浩、高江談到,2018年積極的財政政策取向不變,財政赤字規模保持不變,赤字率有所降低,符合中央政府對經濟發展由高增速向高質量轉變的判斷。財政部此次在報告中明確了減稅規模,對激發企業活力、對沖美國特朗普政府減稅政策將產生一定作用;而在地方轉移支付預算方面,增速為近幾年最高,反映了打好精準脫貧攻堅戰的決心。

  對于地方政府債務,財政部表示,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嚴禁各類違法違規舉債、擔保等行為;合理確定分地區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穩步推進專項債券管理改革,豐富專項債券品種。要堅持標本兼治、疏堵結合、循序漸進,適度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優先支持地方在建項目平穩建設,2018年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13,500億元,比2017年增加5,500億元。

  此外,財政部強調,要嚴堵違法違規舉債的“后門”,絕不允許在法定限額外違法違規或變相舉債。督促金融機構審慎合規授信,嚴格按照企業項目實際,而不是按照政府信用評估融資風險。

  周浩認為,目前地方政府的債務置換已經接近完成,今年應該基本會結束,所以未來中央就應該不會再兜底地方政府的債務,這其實也是比較明確的一個信號。

  中金公司固收團隊最新點評預計,綜合國債和地方債來看,今年利率債的凈增量仍比去年多一些,在銀行配置需求偏弱的背景下,供需關系仍有一定壓力,尤其是二季度發行高峰來臨的時候會有所體現。二季度供給開始釋放的情況下,債券收益率可能還會小幅回升,但幅度可控。

  財政部并指出,要進一步優化地方債發行管理機制,統籌運用銀行間和證券交易所兩個市場,推動在商業銀行柜臺銷售地方政府債券,提高地方債流動性。完善政績考核體系,堅決查處各類違法違規融資擔保行為。

  同時用好中央財政專項獎補資金,支持鋼鐵、煤炭行業去產能,推動煤電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加大“僵尸企業”債務重組力度,加快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步伐。

  今年財政工作其他主要內容還包括:在部分地區開展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試點;進一步完善國債收益率曲線,加強國債市場建設;抓緊制定中央與地方收入劃分改革方案等。

  中金公司最新研報指出,盡管一般預算赤字率下調,但是中國今年全口徑預算赤字率基本平穩。新一輪機構改革將帶動簡政放權,提高行政效率,為減稅降費創造更大空間。

  研報指出,今年預算赤字率下調符合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轉變的要求,也有利于宏觀杠桿率穩定。降低赤字率可能也反映政策制定者對于中國經濟增長更有信心。2018年2.6%預算赤字率隱含的名義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速預測是10.7%,比2017年3%預算赤字率隱含的名義GDP增速預測6.6%大幅提升。

  報告還指出,一般公共預算之外,2018年中國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1.35萬億元,比2017年的8,000億元增加5,500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用來彌補政府性基金赤字。這意味著2018年政府性基金安排赤字1.35萬億元,對應赤字率1.5%,比2017年政府性基金預算赤字率上升0.5個百分點。

  報告稱,一般公共預算和政府性基金預算合計,赤字3.73萬億元,赤字率4.1%,略高于2017年預算安排的4%。預計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和社會保險基金預算(全口徑財政下的另外兩類賬戶)收支大體平衡,全口徑財政赤字率和上年相比變化不大。

  報告還指出,2017年預算安排使用存量資金2,732億元(一般公共預算2,433億元,政府性基金預算299億元)。從2017年財政執行情況看,存量資金反而增加1,799億元(一般公共預算使用6,963億元,政府性基金預算結余8,762億元),比預算少用4,531億元。這也是2017年財政存款大幅增長的一個原因。

  報告稱,根據政府工作報告公布的數據推算,2018年一般公共預算安排存量資金使用2,800億元,比上年存量資金實際使用力度加大。十九屆三中全會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背景下,今年將加快推進事業單位改革,機關團體存款快速增長勢頭也可能減緩。

  報告認為,2018年一般預算赤字率下調,但全口徑預算赤字率基本平穩。由于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監管力度加強,基建投資增長可能受到約束。新一輪機構改革將帶動簡政放權,提高行政效率,為盤活存量資金和減少政府開支創造機遇。2018年可以在不擴大赤字率的前提下加大減稅降費力度,激發市場主體活力,提升經濟發展質量。

  2018年中國擬為企業和個人減稅8,000多億元,為市場主體減輕非稅負擔3,000多億元,減稅降費合計超過1.1萬億元,減稅降費金額比2017年的1萬多億元進一步擴大。

  報告稱,三中全會開啟的機構改革將提升國家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優化政府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各級政府部門減少機構數量、簡化中間層次讓政府降低支出成為可能。2018年財政支出預算增速3.2%,為1994年稅改以來最低水平;財政收入預算增速6.2%,低于預算隱含的名義GDP增速。

  路透報道指出,伴隨著中國經濟從過去追求數量轉向高質量發展,過去推行多年的貨幣數量寬松政策將逐漸退出。央行官員也表示,中國已經進入穩杠桿和逐步調降杠桿的階段已明確,同時正在探索對金融控股公司加強監管,并密切跟蹤類似比特幣等新的金融產品和金融交易市場板塊。

  “很多重要國家的貨幣政策從數量寬松慢慢退出。首先這是一個好事,這個好事也意味著過去全球范圍內的數量擴張和低利率可能逐漸將告一階段。中國也是整個世界經濟的一部分,這個方面的影響大家應該可以預估到。”周小川稱,未來經濟的增長依靠數量堆積會減少。

  周小川指出,整個中國經濟體廣義貨幣池子里的錢可以用得更有效率,一旦用得更有效率以后,也并不見得就是資金緊張。在這一過程當中既有整個資金數量和價格的上升趨勢,同時也有提高效益和價格下降的一面。在這種情況下,貨幣政策和外匯政策都有相應的政策響應。

  “關于中國整體的債務情況,我們覺得大家已經看到債務增長較快的情況現在已經平穩下來,所以已經進入了穩杠桿的階段,甚至是說我們廣義貨幣的增長已經低于名義GDP的增長,也就表明,在總量上進入了穩杠桿和逐步調降杠桿的階段……這個趨勢還是很明確的,”周小川稱。

  央行副行長易綱也談到,穩健的貨幣政策、松緊適度的表述,主要是針對貨幣政策支持實體經濟而言,且能不能夠創造一個防風險并且能夠平穩推進金融改革的外部環境;從流動性角度來講,則主要是看市場利率是否平穩,超額準備金水平是否合適,各方面的指標是否在合理的范圍內。

  今年中國政府工作報告九年來首次未明確M2的增長目標,僅表示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不過,發改委報告指出,2018年社融和M2的預期增速均與2017年實際增速持平。

  周小川對此回應稱,M2指標口徑總是在不斷變化,不是一個精確衡量貨幣政策松緊的工具。如果M2和名義GDP基本一致,從廣義貨幣供應量角度來看,基本就是不松不緊,還要從物價水平和就業水平來觀察貨幣政策是松還是緊。未來應該逐漸從數量轉移到對價格的關注。不能提供一個非常簡易的指標來判斷,這是一個比較復雜的事情,必須考慮多種因素加以判斷。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強金融機構風險內控。強化金融監管統籌協調,健全對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金融控股公司等監管,進一步完善金融監管。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嚴禁各類違法違規舉債、擔保等行為。

  當前金融監管體制改革仍在進行中,央行無疑將在其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周小川指出,一是要盡快彌補監管體制中出現的空白,二是要增強金融規則的制定。此外,還有一些已經發生的金融機構或者準金融機構的風險需要抓緊進行處置。“這里的工作其中有一條是人民銀行要牽頭,即增強各個金融機構與監管機構之間的協調、提高協調效率。”

  去年7月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與發展委員會,并將金穩委的辦公室設在央行,由其在負責宏觀審慎的基礎上有效統籌審慎監管與行為監管。

  周小川明確金融監管模式將主要依據中國國情,也參考了國際上各種不同的金融監管機構的設置,參考的過程中也研究了所謂“雙峰”監管的體制,“但是,我們目前覺得還是要觀察一段時間。”

  在補充監管短板方面,資管新規指導意見的進展備受市場關注。潘功勝表示,目前正在會同相關部門對意見進行研究和修改,對合理的意見進行吸收。”在考慮規則的時候,(我們)會摸清存在的問題和的風險,以及對金融市場的影響,我們在其中會找到一個很好的平衡。”

  另一方面,央行也在制定金融控股公司的監管規則,其中資本的質量及真實性、股權結構的透明度并加強關聯交易管理,是當前對金融控股公司進行管理和起草基本規范文件的起步點。

  “金融控股公司這些年發展比較快,也出現了很多的風險,……比如交叉性的金融風險,比如在金融控股公司的框架下風險的隱蔽性比較強,比如控股公司干預下面的金融機構的經營等,”潘功勝稱,“在中國分業監管模式下,金融控股公司的監管在規則上存在空白,監管主體也不明確。”

  潘功勝強調,在對金融控股公司的監管要落實行為監管,實質重于形式。比如強化整體的資本監管,建立并表監管機制,防止虛假出資、循環出資等短期行為;要嚴格股權管理,在金融機構和控股公司之間,以及其與其他產業之間建立防火墻制度。“現在人民銀行正在會同相關部門,制定關于金融控股公司的監管規則。”潘功勝稱。

  央行上??偛扛敝魅渭嫔虾7中行虚L金鵬輝在其提案中還建議,從長期看,為從根本上提高金融控股公司監管規則的法律層級,宜由國務院頒布《金融控股公司監管條例》,將金融控股公司監管納入到整體監管架構體系中。

  在具體的監管指標方面,興業研報指出,并表監管是金融控股集團整體監管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中定量評價一般包括風險資本、資本充足情況、集團內交易和大額風險暴露;定性評價一般包括風控體系的構建和未收監管實體的管理等。其中,資本充足情況的評價是并表監管中最重要的部分。

  雖然去年下半年以來,中國監管層對ICO及境內虛擬貨幣交易采取了嚴格的監管措施,但春節以來,新一輪ICO(首次代幣發行)借區塊鏈技術有出現新一步融資熱潮的跡象。對此,周小川表示,央行對金融創新的監管是動態的,就其本身來說要強調服務實體經濟,不能跟金融穩定及現行的金融秩序相沖突。

  周小川指出,“(監管)取決于技術的成熟程度,也取決于最后測試試驗、評估情況。所以應該說還有待觀察,也不是說馬上就要拿什么樣的監管措施。”他稱,“技術發展是一個動態的過程,說不上一定就是未來有某種確定的監管政策。”

  他并指出,數字貨幣具有技術發展上的必然性,其既可以是以區塊鏈或分布式記賬技術為基礎的這種數字貨幣,也可以是在現有的電子支付基礎上演變出來的技術,但其本質是追求零售支付系統的方便性、快捷性和低成本,也必須考慮安全性和保護隱私;同時,數字貨幣作為貨幣,要保證貨幣政策、金融穩定政策的傳導機制,同時要保護消費者。他強調,現在一些技術應用沒有專注于數字貨幣在零售支付方面的應用,而應用于虛擬資產交易方,而這個方向需要更加慎重。

  “從中國的角度來講,虛擬資產交易也不太符合我們金融產品、金融服務要服務于實體經濟的方向,……所以在整個過程中不必太著急,穩步的研發,有序的進行測試,把握住方向,……防止其變成過度投機的一種產品。”周小川稱。

  他表示,因此從央行的角度而言,首先是不慎重的產品先停一停,有些有前途的產品也必須經過測試、經過認證,確實比較可靠了以后再推廣。此外,由于一些技術發展比較快,如果再有新的技術馬上投入運用成為新的金融產品或新的金融交易市場板塊,也應持慎重態度。

  就市場對防風險會導致金融改革與發展進入停滯或步伐放緩的擔憂,周小川明確,防風險歷來是金融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防風險與金融改革不是對立的,而是一致的。改進監管歷來也是金融改革的重要部分。在改進監管和防風險的前提下,金融領域其他改革可以走得更快,步子邁得更大。

  日經新聞認為,今后一段時期,應對金融危機后膨脹的債務成為最主要課題。中國在尋求通過加強監管實現軟著陸。

  報道注意到,“當前我國經濟金融風險總體可控”,政府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如此強調。習也在2017年的黨代會上,將“遏制金融風險”列為到2020年的首要課題。

  中國在2008年金融危機后推出4萬億元經濟刺激計劃,恢復了增長軌道。不過,企業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從2007年底的97%迅速提高至2016年6月底的167%。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敲響警鐘,指出“過去在債務激增后往往發生金融危機”。在美國推進加息的背景下,壓縮債務是與時間賽跑。如果爆發源自中國的金融危機,還有可能對世界經濟造成沉重打擊。

  目前中國已采取降低企業債務比率的做法。首先,企業自2016年推進債轉股。截至2017年9月的債轉股框架協議金額達到1.3萬億元,但沒有相應的經營改革,近似于推遲問題爆發。其次,政府提供補貼,并向低收入者提供,讓其購買地方城市的庫存住房。截至2017年6月底,個人債務與政府債務占GDP之比分別比1年前提高5個百分點、2個百分點。相當于政府和個人接過了房地產企業的債務。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對策包括強化金融機構監管、企業強制性重組、打擊非法金融活動等,加強控制的色彩濃厚。監管當局已不斷發出對銀行的罰款和處分。

  引人關注的是針對地方債務的強有力對策。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表示,“地方政府有時候借地方國有企業的名義作為融資的手段”,將地方債務視為問題的核心。2018年地方債發行額度比2017年增加5500億元,增至1.35萬億元。這是不得已的舉措,因為如不增加合法的地方債,就難以消除違法的隱形債務。據官方統計,2017年底的地方債務達到16萬億元,但IMF預測超過30萬億元。地方過剩債務的根源在于過高的增長目標。為了提升GDP,不惜通過借錢進行無益的投資。

責任編輯:admin

娛樂新聞_新浪網獨家出品

新聞由機器選取每5分鐘自動更新

手機: 郵箱:
聯系電話: 地址:

淄博| 武夷山| 雅安| 云南昆明| 桐城| 厦门| 宝鸡| 大理| 阿拉尔| 商洛| 晋中| 广西南宁| 淮南| 平潭| 大兴安岭| 聊城| 潜江| 云南昆明| 松原| 珠海| 眉山| 陕西西安| 广安| 澳门澳门| 大庆| 清远| 武安| 定州| 大兴安岭| 寿光| 庄河| 商丘| 铁岭| 泰州| 吴忠| 乌海| 安阳| 绥化| 昌吉| 海拉尔| 松原| 漳州| 淮北| 克拉玛依| 乌兰察布| 河源| 大理| 湖州| 湖北武汉| 山南| 阿拉尔| 瓦房店| 锦州| 海南| 西藏拉萨| 眉山| 广安| 四川成都| 新余| 阿拉尔| 巴中| 崇左| 泗洪| 泰兴| 瓦房店| 定安| 邯郸| 淮北| 桐乡| 兴化| 清徐| 张北| 庆阳| 贵港| 牡丹江| 湛江| 柳州| 桐乡| 张掖| 无锡| 湖南长沙| 德清| 淮安| 漳州| 定州| 内江| 安岳| 广元| 濮阳| 阿勒泰| 六安| 永康| 保亭| 琼中| 和田| 达州| 东莞| 北海| 济源| 福建福州| 定安| 馆陶| 大同| 昌吉| 塔城| 张北| 丽江| 邹平| 临夏| 淄博| 新沂| 烟台| 昌吉| 马鞍山| 和县| 淮安| 呼伦贝尔| 中卫| 东营| 博罗| 林芝| 咸阳| 诸城| 双鸭山| 嘉兴| 德清| 丹东| 新余| 南阳| 广汉| 东阳| 仁怀| 辽源| 佛山| 自贡| 甘南| 海南海口| 黔西南| 驻马店| 绵阳| 洛阳| 改则| 鄂州| 吉林| 运城| 泰州| 澄迈| 阿勒泰| 玉溪| 玉溪| 赤峰| 黔东南| 慈溪| 永新| 阿里| 兴化| 深圳| 迁安市| 雅安| 昌吉| 株洲| 西藏拉萨| 石狮| 嘉兴| 淮南| 黔西南| 塔城| 宜宾| 东海| 池州| 达州| 琼中| 百色| 丽水| 南阳| 台中| 楚雄| 恩施| 忻州| 汕头| 黑河| 汉中| 金昌| 招远| 武夷山| 酒泉| 简阳| 鹤岗| 台湾台湾| 荆门| 眉山| 宜宾| 湖南长沙| 五家渠| 楚雄| 文昌| 吉林长春| 厦门| 德州| 齐齐哈尔| 海门| 泗阳| 杞县| 阜阳| 大理| 建湖| 十堰| 桓台| 大同| 三亚| 德宏| 迪庆| 大理| 长葛| 基隆| 保山| 三明| 临汾| 黔南| 吉林| 海丰| 黄山| 南京| 长垣| 商洛| 文昌| 文昌| 贺州| 姜堰| 洛阳| 广元| 新余| 浙江杭州| 贺州| 东海| 漯河| 白山| 白城| 三亚| 潜江| 澳门澳门| 齐齐哈尔| 喀什| 廊坊| 内蒙古呼和浩特| 黄冈| 锡林郭勒| 佳木斯| 沭阳| 吉林长春| 南平| 昌都| 宝应县| 榆林| 雄安新区| 巴中| 忻州| 仁寿| 曲靖| 汉川| 玉林| 曲靖| 五指山| 秦皇岛| 孝感| 盘锦| 六安| 如皋| 澳门澳门| 枣庄| 烟台| 青海西宁| 汉中| 洛阳| 南安| 保定| 抚顺| 凉山| 滁州| 上饶| 阿拉善盟| 遂宁| 酒泉| 乐山| 安徽合肥| 鹤壁| 台湾台湾| 常州| 广西南宁| 博尔塔拉| 临猗| 淮安| 青州| 晋城| 桐城| 宿州| 泗阳| 嘉峪关| 白沙| 舟山|